新浪微博
全站搜索

学术活动

主页<学术活动

复旦-巴黎高师项目 | 尼采系列讲座回顾

作者:程毓凝、吕肖璇 时间:2019-06-10


尼采系列讲座回顾——复旦巴黎高师人文合作项目


以下内容由Marc de Launay教授讲授


本次研讨课一共分为四场,围绕尼采的核心思想展开,从文本出发探讨了语言和思想之间的关系。第一讲介绍了尼采接受的教育,其文化背景以及写作经历。第二讲着重探讨了尼采思想中“权力意志”这一核心概念。第三讲接着深入探讨了语言和思想之间的关系。第四讲则分析了尼采的“正直”和“永恒轮回”思想。 

第一讲,教授将尼采的著作置于社会和历史语境中,以他的个人经历作为出发点,介绍了尼采接受的教育和所处的文化环境。尼采首先接受到的是一种宗教教育。他于1844年出生于一个德国新教家庭,家族中的男性成员基本上都是路德宗的牧师和教士。从小浸润在宗教氛围中的尼采最早接触并阅读的文本无疑就是《圣经》中的福音书,德语语言和宗教文本的紧密联系深刻影响了德国整体的文化氛围。其次,音乐教育也在尼采的个人经历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尼采深受巴赫音乐的影响,自己也会作曲,和瓦格纳曾经更是交情不浅。最后一种则是中学教育。尼采在普夫达中学(Pforta)接受了严格的古典学训练,课程主要为拉丁语、希腊语以及古典文学,统称为“人文教育”,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运动(le movement de l’humanisme),即对古希腊罗马文本的重新编订整理以及翻译批评。教授指出,尼采早期接受的这些教育无不将他引向了语文学研究(la philologie)。而在哲学上,尼采深受叔本华的影响,对前苏格拉底时期的哲人也很感兴趣,他天赋异禀,创作生涯却十分短暂,集中在1879年至1899年这十年间。尼采采取了自柏拉图以来哲学家惯用的策略,让自己的文本不具有浅显易懂的特性,而通过文本对读者进行筛选。普遍观点往往认为需要结合文本产生的社会背景对其进行解读,但教授指出在阅读尼采时要坚持以文本为出发点,文本的意义不是附加在文本之上的而是其自身产生的,只有理解了文本产生的意义时,才能明白它所回答或讨论的问题。尼采隐晦的写作方式让其文本有两种阅读的可能,一种为“对外传授”式(exotérique),另一种为“秘密传授”式(ésotérique)。前者针对所有读者,表面上简单易懂但并不能忠实地反映尼采的思想;后者则隐藏着作者想要表达的意图,但只有真正理解尼采的读者可以读出其中的隐含意。尼采的目标群体是那些不受主观臆断左右、拥有“自由意志”的读者(les esprits libres)。而尼采的写作方式更是佐证了文本在尼采研究中的重要性。在之后的几场讲座中,教授都会用文本精读和分析的方法带领同学们走进尼采的哲学世界。 

 

第二讲中,教授着重分析了“权力意志”[1](德语原文:der Wille zur Macht,法语翻译:la volonté de puissance)。尼采在《善恶的彼岸》(德语:Jenseits von Gut und Böse,法语:Par-delà le bien et le mal)中对这一概念进行了相对详尽的论述。他认为人类拥有的现实是“本能”(des instincts)和“冲动”(des pulsions)的现实,无法真正将“思想”(la pensée)与“冲动”划清界限,“思想”就是各种“本能”彼此之间存在的关系。思想不再属于心理范畴,而是我们思考存在本身的界限。因而教授指出,要理解尼采的“权力意志”,首先要理清思想、语言、理性和想象之间的关系。人需要“隐喻”(la métaphore)来进行思考,而隐喻则是由想象(l’imagination)创造的,想象让我们得以将思想中的观念通过“象征”(le symbole)呈现出来。因此,思想需要借助语言(le langage),想象可以使语言以某种特殊的表现形式让思想固定下来。教授进而指出,尼采所说的思想是不同“本能”在冲突中形成的一种“升华”(la sublimation),是“象征化”(la symbolisation)的过程。而“本能”之间的关系也可以产生类似“升华”或“象征化”的过程。因此尼采对“权力意志”的阐释也随即转化成了一种关于“本能”的理论。“本能”是不断运动的“力”(des énergies),这些“力”只有一个目标,即尽可能地占领最大的空间。一种“力”的“轨道”(une trajectoire)在与其他与相斥或相反的“力”的轨道相遇时,会在尽量不偏离自己原先轨道的前提下试图去战胜对方,这就是“权力意志”。教授强调,这里的“意志”并不是一种想要统治或支配的意愿,而将其类比为促使一个有偷窃癖的人(un cleptomane)去偷东西的那种驱力。以此类推, 我们称之为“世界”(le monde)的整体和生命(la vie)本身在尼采看来都是由“权力意志”构成的。但是,“权力意志”的目的不在于维持生命,每种“权力意志”的目标仅仅在于让这些“力”得以存在。每种“力”在战胜其他“力”后,必然会开始衰弱,再出现其他更强的“力”,从而形成一种持续不断的动力。教授通过对这一概念的解读告诉我们要在文本解读的过程中挖掘出尼采的言下之意,只有靠理解去补全尼采没有给出的内容,才能重构尼采的整体思想。 

 

第三讲,教授延续之前的分析逻辑,深入探讨了思想(la pensée)和语言(le langage)之间的关系。有三种主要的哲学观念涉及到这一问题。第一种是海德格尔等哲学家的观点,认为语言包含了思想,即语言比思想更早产生,且是意义(le sens)的来源。第二种观点则认为语言可以表达我们的任何思想,也就是说语言完全是概念化的。这一派的代表人物是斯宾诺莎、胡塞尔和莱布尼茨。这种观念代表了一种乌托邦式的幻想,因为这类哲学家认为人类可以通过语言掌握所有的知识并表达任何思想。教授举例说明人们发明出世界语和百科全书的编订就属于这一范畴。因此对于这种观点而言,文学就不再占据一席之地,因为文学代表的是一种不完美的交流,而理想,或者说空想则是意义产生的来源。最后一派的观点认为思想包含了语言,即语言无法表达我们的所有思想,而思想则无法与语言形成对接。这便是康德、布鲁门伯格和尼采等人的观点。他们将语言和思想视为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人们有时不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因而意义的根源便转而成为了文本。尼采哲学则认为思想中存在着“权力意志”,即上一讲中教授提到的观点:“权力意志”是不同“本能”之间形成碰撞和冲突的驱力,而思想则是这种冲突中形成的“升华”。 

最后一讲,教授则先后讲解了尼采思想中的“正直”(德语原文:die Redlichkeit,法语翻译:la probité)和“永恒轮回”(德语原文:die Ewige Wiederkunft,法语翻译:l’éternel retour)两个概念。 “正直”,die Redlichkeit,来源于名词“言语”die Rede,其形容词redlich则表示“正直的”、“诚实的”、“真诚的”,加上表示某种抽象概念的名词后缀-keit后形成了尼采所采用的术语。 “正直”这一概念要求哲学家(le philosophe)像语文学家(le philologue)一样保持对文本的忠诚,不能擅自纂改、变动或纠正原文本。对于尼采而言,哲学家便是研究“本能”的语文学家,将“本能”视为一种原始文本,因此也需要采取语文学家那样的“正直”态度来面对“本能”。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继续写道,即使我们自认为拥有“自由意志”,我们的行为实际上也是由某种“本能”决定的,这种“本能”就是“正直”。尼采赋予“正直”以特殊地位,使其可以对抗其他“本能”。教授风趣地把“正直”比喻成“本能”中的鬼牌(joker),玩家可以赋予鬼牌任何意义,同样,“正直”作为尼采“本能”论的基石,决定了自由意志的形成,那么它是具有决定性的(déterminante),但不是被“决定的”(déterminée),从而可以让尼采在决定论的思想中重新引入自由的范畴,并让读者意识到自由是一种因果关系(la causalité)的产物。“永恒轮回”的假设则是建立在两种主要的因果关系上的,一种为“自然”或“本能”,另一种便是“自由”或“正直”。教授就这一问题给出了如下图表: 

 

在“本能”或 “自然”的决定作用下会产生出某种充斥着“冲动”的成果(le génie),通常为文化上的产物;在“自由”或“正直”的作用下则会出现另一种具有不可变性成果(l’œuvre),如社会机制等。这两种产物则会逐渐变成第二阶段的两种因果关系,并以此类推重新进行与之前相同的作用,从而形成一种循环向上的螺旋结构。这一结构可以用来解释文化在历史中演变的过程,即文化的上升和下降趋势是由因果关系之间形成的动力造成的,“永恒回归”从这点上来看便是一种延续和再创的过程,同时也是普遍意义上的能量结构具有的历史性。 

在本次研讨课中,de Launay教授不仅引导我们对尼采思想进行探究,更是让我们意识到了文本分析的重要性以及语言和思想之间的紧密联系,在解读尼采思想的同时对我们进行了方法论相关的指导,鼓励我们去寻找文本产生的意义。




([1]“权力意志”的中文翻译问题在此不做探讨,本文依然采用最常见的翻译版本。现有中国学者将“dieWille zur Macht”译为“冲创意志”或“强势意志”。)



讲座录音下载地址(提取码: zvn8)

https://pan.baidu.com/s/1-TRy8dJanxxzaRkr579e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