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全站搜索

2018新年快乐!

学术活动

主页<学术活动

访问学者系列讲座:“历史图像学‘’方法论第二讲

时间:2018-11-08

  2018年11月7日,复旦大学中华文明国际研究中心访问学者系列讲座——“历史图像学”方法论——的第“‘图史互证‘的问题与方法”,于复旦大学光华楼西主楼2001会议室举行。本次讲座的主讲人为广州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李公明教授,主持人由复旦大学历史系孙沛东副教授担任。



孙沛东教授

 

    在本次的讲座中,李公明教授首先给我们介绍了彼得·伯克《图像证史》的主要内容,即如何将图像当作历史证据来使用。对于这种“历史图像”的使用,李教授认为它并不能帮助我们直接进入当时的社会世界,却可以让我们得知同时代的人如何看待那个世界,但解读这些图像时需要注意其背后的两种潜在趋向,一是理想化,二是针砭时弊。因此,图像提供的证词需要放在“背景”中进行考察,更准确地说,需要放在一系列多元的背景(文化的、政治的、物质的背景等等)下考察。而倘若这些图像是成系列的,那么将会比单一图像更好,因为系列图像所提供的证词总会比单个图像提供的证词更为可信。但李教授亦提醒到,图像证史并非优于他者的存在,无论图像证史还是用文本证史,历史学家都需要解读字里行间的内容,注意到微小而有重大意义的细节,这是历史研究的根本。



李公明教授

 

  对于伯克的说法,李教授还引入了斯金纳“历史语境主义研究”来让我们去比较和思考。斯金纳的研究方法主要是将文本作为一种社会行为来进行解读,试图以此找到作者写作时的意图。而在追寻作者意图的过程中,“语境”(context)的意义也应该为阐释者所了解。那么,当我们将“图像”视作“文本”时,我们应该思考的是为什么会有这图像、这图像为什么会呈现特定样态、为什么它要回应特定的问题、为什么会使用特定的语词等等,进而研究这一图像文本的产生语境。因此研究思想语境与历史脉络中的图像是图史互证的重要方法之一。


 

  在对上文讨论中,李教授还提到了伯克认为在进行历史图像时需要注意的两种趋向——“既要值得图像中的讽刺、暗示,也要注意可能具有的理想化成分”。他认为这是社会史研究与图像的“真实与理想”问题。通过结合对勒南兄弟的《农民的晚餐》及其更多画作,以及部分中国农民画与20世纪中国历史的分析,李教授提示我们在审视历史图像的过程中,必须警惕其背后所附着和潜藏的意识形态和话语体系。正如伯克所说:“我们看到的画像是一种被画出来的观念,是带有某种意识形态和视觉意义的‘社会景观’——更准确说是‘时代景观’”因此回到本次讲座最初的问题,究竟我们应该如何将图像当作历史证据来使用?李教授引用伯克的话来为本次讲座作结:“一是鼓励此种证据的使用,二是向此种证据的潜在使用者告知某些可能存在的陷阱”。

  在讲座结束后,李公明教授还与在场听众进行了深入的问答互动。对于有志于进行“图像证史”研究的同学,他建议可从实例出发去思考图像证史“方法论”的问题,对于某些图像史料稀缺的特定时期,在运用图像史料的过程中要注意考证其来源。同时,对于图像的阐释空间究竟有多大?在图像的解读文字中,历史学家的主观性边界在哪里?这都是很值得进一步讨论和思考的问题。

 

/图:冯允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