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全站搜索

2018新年快乐!

学术活动

主页<学术活动

高端学术讲座:中国的青花瓷,其颜料的变迁

作者:许浩 时间:2018-06-11

2018年6月5日下午,复旦大学中华文明国际研究中心第二十期高端讲座“中国的青花瓷,其颜料的变迁”在复旦大学校博物馆颖琴厅举行。本次讲座的报告人为韩国高丽大学的梁寿子研究教授,由复旦大学文博系刘朝晖教授主持。

梁寿子教授现供职于韩国高丽大学环境考古研究所,曾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相继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她致力于明清陶瓷考古学的研究,其博士论文聚焦于明代景德镇釉上彩绘瓷器研究,深谙中韩传统文化,曾多次在中国知名高校作相关讲座。在这次讲演中,梁寿子教授试图以元明时期所用的青花料为探讨对象,通过梳理历代文献记载,集中探索“苏麻离青”、“苏勃泥青”及相关称谓的渊薮,并在此基础上与现代科研结果相比对,从而综合讨论出适宜的结论。

首先,她梳理了历代传世文献中有关“苏麻离青”与“苏勃泥青”的记载。在她看来,《窥天外乘》、《事物绀珠》等文献以永乐宣德朝为用苏麻离青;而《遵生八笺》、《广志绎》、《陶说》等则以宣德窑为用苏勃泥青,她认为“苏料”所代表的时代无一例外地在明初永乐宣德年间。

其次,她详细地梳理了历代传世文献中有关“无名异”、“回青”、“回回青”、“石青”、“大青”的记载。经过梳理分析,她认为“回青”有两个不同的来源。一是通过陆路渠道,即吐鲁番以及西亚、近东等的西域“进贡”,或“遣官采之产所而买办”,或“召买解进”来的西域回青;二是通过海路渠道,即苏门答剌国的进贡,或民间贸易来的石青、回回青。关于其贡物中的两种青料,石青、回回青,按照中国的先例,石青是苏门答剌当地产的青料;回回青则是源自苏门答剌与西亚中东地区,特指波斯地区贸易来的波斯料。

在第三部分,梁寿子教授分类总结了近二十年来关于元明青花料的九篇文章。在她看来,元青花、洪武官窑、永乐、宣德青料是低锰高铁钴矿的进口波斯料。一些研究表明,洪武民窑、宣窑也是高锰低铁的钴土矿,即无名异。嘉靖回青是低铁低锰类的一种优质钴料,而苏勃泥青和苏泥勃青只是译音不同。

接下来,她谈到了青花料文献与郑和下西洋之间的勾连。在她的分析中,三佛齐国之紫砒、勃泥之紫矿胭脂石,就是胭脂胎、铁胎二种的回青料石,从而得出古代苏门答剌岛东海岸旧港(三佛齐国)和勃泥国,往中国进贡或贸易青花料即石青、回回青的证据。她还认为,《顺风相送》所述的彭家山东边的麻里东山是“苏麻离青”这一称谓的可能来源。

最后,梁寿子教授对前四部分的研究进行总结。她认为,根据《格古要论》的记载,不管明初以前或明初以后,“苏麻离青”、“苏勃泥青”这两种称谓都是不存在的。明初的“苏麻离青”和“苏勃泥青”,这两个称谓不是同一词的异译,而是把同时代两个不同的南洋古国的地名作为两个词,从而成为永乐宣德间青花料的专有名词,反映了郑和开辟远航时代的历史。由于旧港(三佛齐国)、勃泥、苏门答剌都是郑和远航海道上的古国,以《大明会典》苏门答剌条、《南窑笔记》以及《饮流斋说瓷》的记载,可以看出都是《顺风相送》所述彭家山铁山所记载的佐证。她谦逊地表示,自己的结论只是推论。在她看来,今印度尼西亚的邦加岛即彭家山,那里的铁山所将自产的钴矿石运到中国进贡或民间贸易,据此她认为该地的麻里东山是“苏麻离青”的来源可能,并很有可能是《大明会典》所述的石青。苏门答剌国贡物中也有回回青,是进口钴料即波斯料。因为苏门答剌地处海上丝绸之路要道,阿拉伯商人到苏门答剌-波斯地区间的贸易是可想而知的。苏勃泥青可能是苏门答剌国和勃泥国的统称。

之后,刘朝晖教授高度评价了这次讲演的意义与价值,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与见解。除此之外,梁寿子教授还与现场师生进行互动,探讨了元明青花的流变以及郑和下西洋对于瓷器贸易的作用。这次讲座不仅展示了韩国考古学界的最新研究成果,更显现了中韩学术界的沟通与交流,希望中华文明国际研究中心能够继续为海内外学术交流提供这样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