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全站搜索

复旦大学中华文明国际研究中心祝大家新年快乐!

媒体报道

主页<媒体报道

关于中华现代性的思考与展望(三)

作者:高矅 时间:2016-10-26 来源:文汇报16-09-30

 

 

 

上海的现代性和后现代性

 

王宁(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外语系教授):我想讨论的是“从上海摩登到上海的后现代(From Shanghai Modern to Shanghai Postmodern)”这个问题。今天我们研究全球化时代的现代性时,现代性还是一个未完成的状态。也有人和我提到过,后现代仍然是可以在现代性的框架里讨论的,因为后现代是现代的一部分。《上海摩登》里回望了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那么“上海摩登”在今天有没有过时呢? 我想,上海摩登可以说是反映了中国的现代性的一个独特的例子。

 

上海已经是世界级的大都市,我认为上海虽然一部分是摩登,但是你去看上海的郊区、里弄,其实还是保留了很多传统。为什么上海的现代性、上海摩登会如此呈现呢? 上海摩登的形成有其历史原因。民国时期上海离作为政治中心的南京很近,而上海地理上又靠海,同时有海洋文明和大陆文明的因素。当时的上海已经对西方帝国充满了吸引力,列强纷纷试图占领上海。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南京的地位一下子被削弱了,而上海在金融、航运等领域的重要性始终保持,上海城市的地位也得到进一步强化,是一个直辖市。文化方面,完全不同于京派文化的海派文化也很发达,海派文化更具有现代性和世界性。

 

我们今天讨论上海摩登也依然是有意义的。上海具有张力,具有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上海的中心化表现在,上海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逐渐形成城市的时候,其摩登程度是标志着中国的中心的,在民国时期是对南京这个中心的解构。上海可以说是中国进入现代化或者现代性最早的城市,也是各种政治势力、文化势力登场角逐的一个很特别的例子。对于上海而言,“现代性在当下是未完成”,这一点尤其明显。因为上海摩登,也就是上海的现代性,包容了很多后现代的因素,把后现代放到现代性的领域中来讨论,后现代时期的现代性是无处不在的,是延长的现代性。我想,通过上海摩登和上海后现代性的个案,我来解构了西方的现代性。《上海摩登》这本书是21世纪初出版的。当时在国内推广的时候,第一站选择的是上海,然后才去北京。为什么选择在上海? 我想也不是偶然的。另外要讲的一点是,上海又是最早进入后现代、后工业化的城市,并且现在仍然是走在后现代道路上的国际性大都市,独具特色又国际化,这里最容易吸引外国人,而外国人居住在此,又能够感觉到上海和西方其实还是很不一样。

 

高瑞泉:我一直觉得,从1860年一直到1960年代的上海,在我看来是整个中国工具合理性发育最完善的城市,这种完善表现为城市管理的水平。上海城区的道路,从1949年到1966年,基本上没有多大改变,地标也没有改变。上海居然每天能承载那么多人的上下班运输需求。上海是最早取消公交车里的座位的,因为人实在太多了。以前上海的线路是精细化管理,比如本来一条线路有20个公交站,但是高峰时期只设5个。另外还有调头站,比如本来20个站,但是到了某一段人特别多,可能就在那个站调头了。上海的公交车上车就要买票,因为一上车你就知道具体要坐几站,是非常清楚的。1949年以后,我们全盘接收了上海已有的城市管理方式,上海人的生活也很精细,精细到请客吃饭,点的菜总是差不多吃完,不浪费,北京人是觉得受不了的。我们现在越来越趋向于这种精细化的生活,而其中上海人是最精细的,我相信全国大概只有上海的粮票是有半两粮票的。我还有朋友和我讨论过怎么使用月票坐车更节省。这种精细化,用我们现在的话说就是工具合理性。

 

上海的另一个特点,是多元价值并存,其实是具有后现代性。上海的多元价值不表现为强烈的冲突,而是并存。我们很难说出上海统一的价值,也许它是变化的。但奇怪的是,上海这个城市有它极其顽固的文化。“文革”以后很多老年人执意回到上海,愿望非常强烈,他们的祖先可能也并不是上海人,这种回归不是叶落归根意义上的,而在于他们的文化意识是建立在对于上海的现代文明的认同上。上海人又是最愿意出国的,一开放,上海人跑得最远,这非常有意思。

 

接下来再谈谈合理性的发育的问题。上海人可能并不敢自称文化中心,但实际上1949年以前毫无疑问是文化中心,鲜明的海派文化。出版社、报纸,都是上海最多。另外,从生活上看,上海人是光吵架不打架的。上海人喜欢讲道理,吵得一塌糊涂也不会打起来。上海人总体上也很讲规矩,重视商业上的信用。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做生意的人觉得上海人很难对付,一开始总是要讲很多条约,这其实是很重要的,这是基本的商业伦理。我自己觉得,上海的诸种合理性发育是比较充分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讲未完成的现代性时要提到上海呢?上海能不能代表中国? 我以前觉得不能,上海就是上海,是中国一个很特别的城市。而我又说它是未完成的现代性,上海还在往前走,我坐地铁时最大的感受就是,那么多的年轻人要涌到上海来,愿意来上海经受风险,上海的现代文明对他们是有吸引力的。所以这个现代性现在看来是有前途的,诸种合理性的发育,这样的现代文明是有前途的。至于现在的诸种合理性最后能不能实现融合,则有着巨大的不确定性。

 

原文链接:http://whb.cn/xueren/71118.htm